戰役> 八二三砲戰> 8/23

台生輪運補海軍通信中隊遭受砲擊

編號WEU0034
特性
戰役名稱八二三砲戰
事件類型遭受攻擊
事件時間8月22日12時至8月26日5時
事件位置新頭海灘
戰役事件經過

八月二十日我們和往常一樣,派遣一小組隨同台生輪擔任通信工作,航駛外島的船通常是派三人,這次是輪到羅安邦上尉、楊子良中尉、及上等兵胡青松等三員,由羅上尉任小組長。台生輪於二十一日下午四時半由基隆十八號碼頭啟碇開航,運送補給品前往金門,經二十五小時的乘風破浪,船於翌(二十二)日十二時許抵達金門,隨即搶灘,並開始下卸。第三天二十三號是個天氣晴朗的日子,下卸工作依舊進行著,誰也沒有想到共匪卻在這天下午六時半開始瘋狂砲轟我金門,進行全面性的猛烈轟擊,海灘當然是主要目標之一,頓時海灘附近幾成一片火海,水柱掀起超過在灘頭台生輪一倍,砲火雖然非常猛烈,我們的通信工作人員仍堅守崗位,未敢寸離,其實砲火如此密集,要想走避也是無法辦到。斯時尚未漲潮,你想船在灘上不能動,是多麼的急人!總算是有幸,台生輪未直接中彈,然船身卻是彈痕斑斑,破片纍纍。晚八時左右,已經漲潮,這時對岸的匪砲經我英勇砲兵還擊制壓後,也見稀落。為減少無謂犧牲,和保全船上物質的安全計,乃退灘駛離料羅約二、三哩處,拋錨待命。這時雖經請示總部,可否返航馬公,未蒙批准,總部並電令金門巡防處就近指揮,以策安全。台生輪復於二十四日下午奉金門巡防處電令,飭於當晚漲潮時搶灘,載運傷患返馬公,詎料潮水尚未高漲,適有中海登陸艦由高雄駛來金門,拋錨未久,匪砲於下午六時十五分又瘋狂射擊,為策安全,中海、台生相繼起錨離開匪砲射程,向馬公方面行駛時,中海在前,美頌稍左,台生居右(靠向北碇),航行中,匪砲仍追蹤射擊。七時左右,中海左舷中彈,幸未釀巨災,繼續前進,至七時半始脫離匪砲射程。未幾,夜幕已垂,匪砲停止射擊,台生輪為欲達成任務,仍返航金門,中海前導,台生隨後,不料在夜八時十幾分鐘時,突遭匪魚雷快艇多艘偷襲,除施放魚雷外,並用機槍向台生輪射擊,由於天黑躲避魚雷不易,台生輪卒被匪雷擊中,當時本隊羅上尉、楊中尉均負重傷,只有上等兵胡青松受輕傷,故此時通信工作僅賴胡員一人來負擔,無奈此時船上電源已中斷,無法通信,胡員當即會同船上報務主任搶修,以蓄電瓶為電源的TCS收發訊機,但亦因振動過烈,故障無法排除,致連求救呼援訊號均未發出,誠屬憾事。由於台生輪之逾齡及設備較差,致搶修困難,中雷後,機艙大量進水不到二十分鐘,船身已開始下沈,至八時四十分,水已淹上甲板,這時船上秩序大亂,船長及連絡官即命令放救生艇,準備棄船,末傷者皆紛紛上小艇,胡員亦即協助羅員上了小艇,就在這個時候,發現 楊中尉未在救生艇上,又想起了通信密件也末攜出,胡青松為責任心及同志愛所驅使,毅然重新回到台生輪,在艙下找到了負傷的楊中尉,這時他已重傷不能動,胡員用盡力氣將楊員背到甲板上後「即趕到電訊室,將全部密件搶救出來,斯時救生艇已遠離矣,因楊中尉一點不能動彈,胡員眼見船就要沈了,迫不得已只得忍痛跳水逃難,游上了救生艇,在海上奮鬥了二小時多,靠上了中海艦,二十五日零時始由美頌拖著中海向馬公返航,當天十一時許抵達馬公,負傷人員即由專機運台,於二十六日晨五時許抵達基隆,進入海軍第三醫院治療。羅、胡兩員經月餘的醫治,康復如初,繼續服勤。楊中尉為國盡忠,遺下妻子兒女共六人,狀甚慘痛,由於政府及領袖的關懷,賜予共得金約四萬餘元,生活尚不會有問題,本隊同仁亦捐助一千五百元,聊表寸心。台生輪此次慘遭沉沒,假使船上指揮者能多有沈著與勇敢與船同沈者,當會減少傷亡,最低限度,楊子良中尉是應該有救的,這是吾人引為痛心與值得檢討的。 自砲戰後,金門補給多由馬公二軍區負責,馬公通信二中隊應需要必須成立派遣區隊,九月九日本隊奉總部令,飭派報話官(士)四員前往四中支援,當即遵令選派幹員四人於十一日啟程赴馬公四中隊支援,同月十七日復奉總部令,飭派報話官(士)四人到台北二中隊支援,並令將STZ艦岸網關閉,本隊即予遵令關閉STZ網,並於翌(十八)日派四人到二中隊報到。

完成任務

配備武器
參與軍隊羅安邦上尉、楊子良中尉、及上等兵胡青松
人員建物損傷台生輪、海軍通信兵三中隊楊子良中尉陣亡
部隊類型運輸補給
資料來源八二三戰役文獻專輯
版面頁數1269
出版者國防部史政編譯局、臺灣文獻委員會
參考圖
作者孫安石